您好,欢迎来到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检察院官方网站!
工作动态
疫情期这个酒店居然生意爆满? 来源: 区人民检察院   发布时间: 2020-09-14 10:38:17

(图源网络与本案无关)

王大姐在杭州某商务酒店里做保洁已经有些年头了,工作一直很稳定,然而年初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王大姐的生活。受疫情影响,酒店生意一落千丈,连工资都都快要开不出来了,王大姐不免十分发愁。

 

令王大姐没想到是,3月初酒店生意就有了转机,老板冯军和店长杨利不知道从哪里拉来了大客户,几乎所有的房间都被订走了,而且这些客人都是日结房费,绝不拖欠,爽快得很。王大姐见到这种情形,真是高兴极了。但王大姐也不是没有疑惑的地方,这些房间的客人都是年轻漂亮浓妆艳抹的女孩子,春寒料峭的天气,却个个穿得十分暴露,更换得还十分频繁,一个女孩子走了,很快就会有其他女孩子进来接着住。这些女孩子的访客还很多,都是男士,每个人进来呆三四十分钟,就会匆匆离开。 

 

王大姐听前台小张说,店长要求这些女孩子和这些男性访客都不用登记身份信息,来了就可以直接进房间,王大姐自己也接到了店长的指示,这些房间平时不用打扫。工作量少了,工资却没变,王大姐本应感到高兴才对,但她就是觉得不踏实,尤其是当她有一次应客人要求去清理房间时发现纸篓里堆满了奇怪的纸巾,她就更加开始怀疑,这些房客的真实身份。

 

这些女孩子究竟是什么人?谜团在4月底某个凌晨解开了。那天,布控已久的民警敲开了酒店的房门,所有的房间里都是衣冠不整的男女。原来,这些女孩都是组织者李洋和江超招揽的卖淫女,而房间里的男访客则都是嫖客。

 

今年2月左右,李洋和江超都没有工作比较缺钱,于是两人就商定共同组织卖淫女到酒店“做生意”并从中牟利。3月初,冯军和杨利负责的酒店生意不佳,当李洋和江超找到该酒店表示想租用房间时,双方一拍即合,商定好价格后酒店就把几乎所有的房间都租了出去。 

 

租下酒店房间后,李洋和江超通过网络招募卖淫女和键盘手(即招嫖中介),并约定提成方式,之后安排卖淫女统一入住该酒店。为了更好地“做生意”,两人还专门建立多个不同的微信群用于安排嫖娼时间、地点、对应卖淫女的房号指引等。嫖客到店后根据微信指示进入房间,之后由卖淫女直接收取约定的嫖资。李洋负责记账统计后每天向卖淫女统一收取嫖资,江超负责支付键盘手的提成,次日二人对账结算各自提成。

  

为了留住这单“大生意”防止财路被断,酒店不顾疫情防控要求,不仅答应不登记入住卖淫女和嫖客的信息,还主动帮忙遮挡监控,以此来协助逃避公安机关的检查。李洋和江超见酒店如此配合,自然是通过微信等方式大肆招揽卖淫女和嫖客,房间一度供不应求,卖淫女想来“做生意”还要排个队。仅案发当天,民警就从酒店里抓获了六名卖淫女以及多名嫖客。

 

经审查,案发期间,李洋和江超通过组织他人卖淫,非法获利至少达人民币21万余元,二人个人获利至少达人民币6.7万元;冯军、杨利案发期间通过容留他人卖淫获取房费至少人民币3万余元。

  

目前,上城区检察院已分别以组织卖淫罪对李洋、江超以及容留卖淫罪对冯军、杨利提起公诉。

  

“本案中,酒店负责人冯军和杨利在明知疫情期间酒店具有疫情防控职责,仍对来访的卖淫女、嫖客采取不登记、不管理的处理方式,造成了极大的安全隐患。”承办检察官介绍,酒店、旅馆应严格遵守相关规定,做好旅客登记、消杀卫生等工作,这不仅仅是疫情防控期间的重要工作,也是日常的必要基础工作。虽然说酒店对于房客在房间里的活动原则上不作干涉,但对于此类明显违法犯罪的行为是不得纵容的。


检察官提醒,根据《刑法》第三百六十一条,旅馆业、饮食服务业、文化娱乐业、出租汽车业等单位的人员,利用本单位条件,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他人卖淫的,以组织卖淫罪、强迫卖淫罪或者引诱、容留、介绍卖淫罪定罪处罚,且单位主要负责人犯前款罪的,从重处罚。希望广大酒店、旅馆经营者及其他工作人员自觉抵制此类违法犯罪行为,增强警惕防备心理,切勿为了贪图蝇头小利而成为犯罪分子的帮凶,以身试法。

 

 

 

(文中涉案当事人均为化名)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