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资料
宋代玉器了解一下 来源: 区政协办 发布时间: 2019-02-19 16:48:09

宋代玉器艺术馆是由浙江省收藏协会玉器委员会和杭州宋代玉文化研究会在上城区政府支持下共同成立的,是杭州市历史文化传承发展、不断创新的代表性单位。艺术馆汇集众多玉器艺术作品,其中不少作品从全国收藏界来看都属于重量级作品,是传承弘扬杭州南宋文化、带动夯实杭州文化多元发展的弥足珍贵的基础资料。

在2018年10月28日开幕的宋玉展上,两宋玉器珍品荟萃,精彩绝伦,按照时空顺序和文化背景,讲述了一个清雅静谧、文艺繁荣的宋代。“南宋时期的杭州经济鼎兴,人文繁盛,其玉器艺术在历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创造了制玉用玉的高峰时代。”宋代玉器艺术馆负责人何少峰说。艺术馆通过展览陈列、专题研究和文化论坛深入发掘玉器优秀的时代精神和文化元素,让文物说话,让历史说话,让文化说话,真正让它们活起来。

玉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以玉为中心载体的玉文化,不仅深深影响了古代中国人的思想观念,成为中国文化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孔子论玉有十一德,中有“孚尹旁达,信也”,即玉的色彩晶莹发亮,拥有高尚纯洁的品德。几千年来在中华民族中形成了爱玉心理,中国玉文化延续时间之长,内容之丰富,范围之广泛,影响之深远,是许多其他文化难以比拟的。

两宋时期的中国,抑武崇文,经济鼎兴,人文繁盛,令世人叹为观止。陈寅恪先生有言:“华夏民族之文化,历千载之演进,造极与赵宋之世。”在中华玉文化发展史上,宋代是一个承前启后的重要时期。政权的稳定、经济的发展、士大夫阶层的壮大以及崇礼复古之风的兴盛,使得宫廷和民间对玉的需求不断加大,杭州、苏州、扬州都成为玉器制作和流通的聚集地。制玉风格上,宋代玉器在早期受唐五代艺术 的影响,风格较为严谨,后受绘画艺术的影响渐深,变得清新雅致、形神兼备,显得写实化。这种风格的转变,极大地影响了宋代以后的玉器艺术,成为后世玉器的典范。与此同时,两宋时期仿古玉器勃兴,体现出宋人对于战汉古玉乃至三代礼玉的精深理解。明代高濂在《燕闲清赏笺》中盛赞宋代玉器:“宋工制玉,发古之巧,形后之拙,无奈宋人焉。”

宋代玉器艺术是中国玉器史中承上启下的关键一环,其对同时期的辽金民族也有着显见的影响。宋人史尧弼在《策问》中骄傲地写道:“惟吾宋二百余年,文物之盛跨绝百代”。的确,宋代在文化艺术上的成就,是其他朝代难比拟的,至今仍然是中国传统审美的巅峰。研究宋代玉器艺术,发掘传承宋代清雅静谧、文艺繁荣的社会文化,有助于我们更全面地认识中国古代玉器艺术,为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提供有力支持。

主题概览

崇文复礼

宋代重文崇礼的风气使得文人的地位有了显著地提高,百姓的文化修养普遍高 于前代,文学、哲学、科技、艺术在宋代均有了重大发展。

孔子像

整器以和田籽玉雕琢而成,玉质熟润受赭色沁,孔子面容祥和儒雅,雕刻打磨工艺精湛,中有通孔可系戴。孔子名丘,字仲尼,中国著名大思想家、大教育家,儒家学派创始人。孔子以君子比玉,创立十一德的玉学理论,将忠君爱国和君子礼仪品格都落实在了玉上,以玉德规范自己的言行、操守、德行和信条。随着儒家思想对中国影响的不断加深,玉器系统的日臻完善,玉不再是简单装饰,不仅表现外在美,更表现人精神世界和自我修养程度,这是中国古代玉器长盛不衰的一个重要原因。

理学兴盛

宋代面对内忧外患的压力,士大夫们无时无刻不思变法图强,这使得宋朝成为继春秋战国后又一个哲学思想高度发达的时代,成熟于南宋的理学是宋朝哲学的最大成就。理学由北宋五子创立,经南宋朱熹发展成熟,是儒家思想的特殊形式,同时也融合了魏晋玄学、佛、道的哲学思想,是中国古代最为精致、最为完备的理论体系。朱子曾说“理学最难”,陆九渊也说“惟本朝理学,远过汉唐”。到了南宋晚期时,理学已经成为朝廷正统思想,自此支配了中国文化近千年。

五伦图带饰

《礼记·含文嘉》云:“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进而衍生出“君臣、父子、夫妇、兄弟、朋友”五伦。用自然界的五种珍禽代表五伦,体现了传统儒家的伦理观与宋代理学家的天人合一的观念。

玉印

以和田白玉雕琢,印坯为南宋时期主流样式,钮的花结是一个“百事吉”,百事吉是宋时非常流行的吉祥纹饰,寓意吉祥无边,连绵不断。玉印边款为“琅嬛仙馆”、“无咎”。“琅嬛仙馆”是清朝太子太保阮元的名号,“无咎”代表没有不利没有祸害,是《易经》当中的最高境界,正面印文为“善经堂”三字白文。阮元是嘉庆时的浙江巡抚,为官之余考证金石,善治经学,在杭为官十年,疏浚西湖,植柳固堤,为后人歌颂,并于孤山建诂经精舍,治经学、考金石,为后来西泠印社的创立奠定了基础。

三教合一

有宋一朝,儒释道三教的理论内容趋近融合,不少文人也往来于三教之间。“三教合一”为宋代理学的发展作了铺垫,对宋以后中国人的精神世界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玉雕水月观音像

水月观音,又称自在观音或紫竹观音。唐代玄奘《大唐西域记》云于布怛洛伽山中“妙创水月之体”的观自在菩萨,是佛教传入中国后,与本土文化融合的形象,盛行于五代、北宋时期。

此件水月观音玉质温润,立体雕刻,面部丰腴,低眉慈目,一组细密的阴刻发丝在头顶结成花冠,留小孔缀红宝石。观音着披肩法衣,饰如意璎珞,服饰边缘以极细的线条刻饰“米”字纹装饰,一手抚膝、一手支撑,呈游戏坐姿,形态优雅,观水中之月。背部下方有一个钻孔,供插嵌供奉使用。水月观音形象,一般以铜、木雕材料制作,以玉雕琢较少,如这般尺寸,尤为难得。

莲花童子

白玉质,通体黄沁,主体为一童子双手合十跪坐于莲花托上,童子昂首仰望,身着肚兜,身后长带飘扬,底部莲花托花瓣舒展,悬浮于空。该童子与杭州雷峰塔塔基地宫出土的玉质善财童子风格非常接近,有明显的五代风格,代表了五代至宋代的江南佛教文化源流。

金石复古

复古之风贯穿整个宋代,既是朝廷维持礼制的需要,也是文人雅士的理想。在这样的背景下,金石学在宋代的发展非常迅速,鉴赏金石也是当时文人逸士的雅好之一。

文艺创新

崇文的风气、繁荣的商业和新兴的市民艺术刺激了玉器的创新,图画玉器、吉祥玉器大量出现,把百姓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用谐音、隐喻等方式融入到了玉器中。

白玉丹凤纹佩

和田白玉,镂雕厚片状。主题为一回首展翅的凤凰伫立于高冈之上,其冠上扬,两翅阴刻着纤细的羽毛,尾翎飘逸;上端有祥云数朵,衬托出一轮东升的旭日,隐寓“凤鸣朝阳”之意。器背面有一环形承托。

凤鸣朝阳,是指凤凰在太阳初升时的鸣叫,《诗经•大雅•卷阿》:“凤凰鸣矣,于彼高岗;梧桐生矣,于彼朝阳。”比喻稀有的吉兆,贤才恰逢明时。

市井民俗

南宋时期,临安经济鼎兴,人文繁盛,产生了市民艺术的新气象, 这类艺术大多取材于市民的日常生活,丰富多彩,雅俗共赏。

杭州宋代玉器艺术馆旨在汇集宋代玉器艺术,举办公益展览,开展专题论坛,提炼玉文化蕴含的优秀思想和时代精粹,丰富古都杭州的文化元素,融入当代社会,助推文明发展和进步。

观展咨询:周二至周日10:00—16:30免费向公众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