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资料
大美青瓷 宋韵遗珍 来源: 区政协办 发布时间: 2017-09-19 16:58:59

   纵观中国古代历史,真正能担得起风雅二字的,大概只有宋朝,这个以文艺著称的朝代。它是中国古代文明的一座高峰,理学、文学、史学、艺术以及科学技术领域硕果累累,苏轼、司马光、沈括等优秀人物,享誉千古;而活字印刷、指南针及火药的发明和应用,更对人类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可见宋朝的人文艺术水平以及宋朝在中国艺术史上的地位。

  宋人吴自牧在其笔记《梦粱录》记载:“烧香点茶,挂画插花,四般闲事,不宜累家”,点明了宋代人雅致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四艺”,它是当时文人雅士追求雅致生活的一部分。透过嗅觉、味觉、触觉与视觉品味日常生活,将日常生活提升至艺术境界,充实内在涵养与修为。当代人追求的生活美学,讲究个人品味的生活态度,正是对宋代以来流淌在血脉中传统艺术精神的继承与再造,亦与当今的东方美学的审美意识不谋而合。

  贯穿于宋人“四艺”生活的瓷器,创造了中国陶瓷发展的辉煌篇章,更是中国陶瓷艺术史上难以逾越的高峰。传说徽宗梦中见青天,命瓷匠用地上的泥土烧制天空的颜色,这些“炼金术士”,把道教的精神,物质的至美和统治者的理想融为一炉。一件青瓷艺术品需在20多天的时间中,经历十几道工序,由土变成胚,经历16小时1300多度烈焰煅烧,去芜存菁,化腐朽为神奇始成为瓷。正是有帝王的百般宠爱,才有宋代五大窑系“官哥汝定钧”的青瓷艺术不断升华与发展。形体上俊秀清丽,色彩含蓄典雅,釉质晶莹透彻光滑如玉,它的皇家气度不仅俘获了徽宗的心,普通百姓也对这典雅娟秀的青瓷珍爱有加。

 

宋青白瓷瓜形水注——茶为国饮

  宋青白瓷瓜形水注是“斗茶”艺术中不可或缺的部分。“斗茶”是宋代饮茶文化中一颗耀眼的明星,宋人在茶的饮用方式上别出心裁,把茶的“雅文化”推向了极致。如今传统文化“斗茶”的雅好也是当代人品味生活一种娱乐方式,在愉悦的游戏中对中国茶文化继承与发展。

七弦瓶——一花一世界

  宋朝又是中国插花史上的鼎盛期。如果说,插花是宋朝社会的时尚潮流,那么赵宋皇室无疑就是这一插花潮流的引导者。每逢花季,临安后苑都要“妆点一新”,间列碾玉、水晶、金壶及大食玻璃、官窑等瓶,各簪奇品,如姚魏、御衣黄、照殿红之类几千朵。《西湖繁胜录》记载,五月端午节,更是家家户户皆插鲜花。宋人对插花热爱的盛况,也反应市民对雅致生活、美的生活的追求。瓶身的七弦一如高雅古琴,在光线的变化下弹奏出一首无声而有形的“高山流水觅知音”。

    

三足香炉——养神养性

  香之气味最初满足感官所需,而宋代发展到气味评定,分清俗之别,更进而延伸净心澄道、鼻观持德的精神境界。中国美学中有极其重要的一个观点“澄怀观道”,这一禅境亦十分精妙地呈示了在审美主客体的交融升华中达到的最高审美境界。而品评香道所包含的“意象”在精神上与“澄怀观道”是一致的,是中国人的文化心灵所深深领悟的一个审美主题。借由中庸圆融的三足香炉,在焚香品味的氤氲过程中,必然可以重温宋人“四艺”的典雅生活,生活即艺术,艺术亦生活是也!

福禄瓶——酒为百药之长

   “酒为百药之长 ”一说,出自《汉书·食货志》,这是中国古人对酒在医药上应用的高度评价。中国酒文化发源于夏商时期,使用器具经过兽角、青铜器到瓷器的演变。其形态千变万化,更是传统“礼学”祭祀天地与祖先重要器具,亦是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集中体现之一。唐代诗仙李白就有名句“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南宋官窑福禄瓶典雅、简洁、优美。在筹光交错中寄寓宾客健康、长寿、平安,是对传统酒文化的再传递。

明代之前中国青瓷的珍贵早已通过古海上丝绸之路远播海外,而当代中国 “一带一路”国家战略,再次给青瓷艺术提供了继承传统,延续传奇,再造辉煌,扬帆海外的新机遇与新挑战。